印纪传媒400亿市值覆灭记:美女高管和大佬的A股游戏

6月起,以华谊兄弟为代表的影视股集体自宫,吃瓜群众也跟着看了一出又一出跌宕起伏的大戏,大制作、大手笔可谓业界良心,出品公司华谊兄弟半月“花费”60多亿,用尽自有身家的27%。

嗯,60多亿,有钱人的世界我等小韭菜们实在想象不来。

(2017年以来印纪传媒股价走势)

这不,今天咱们的主角印纪传媒(002143,SZ)7月复牌以来也已跌去市值的65%,140亿元!要是从停牌前算起,也就是2月份以来,则已经跌进去160亿元市值。

如果以2017年3月最高价计算,印记传媒已经跌去400亿市值。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前戏,招聘启示

印纪传媒,2014年借壳“养猪专业户”高金食品成功入主中小板,原主营业务为整合营销,包含品牌推广、品牌公关、广告创制等,上市以来广告营销所占比重逐渐降低,影视及衍生服务逐渐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公司号称“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违反广告法不?),从电影圈的《建国大业》、《杜拉拉升职记》、《钢铁侠3》,到电视圈的《军师联盟》,再加上身兼数职的美女董事长吴冰,近几年印纪传媒在影视界也是出尽了风头。

奥,对了,忘了跟大伙说了,2016年起,公司财务总监、董秘和几位董事都相继辞职了。女超人吴冰不仅要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职务还要兼任公司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时不时地还得为各路大片担任一下制片人、出品人,繁忙程度堪比疫苗大王高某芳!

对于公司至今还没有财务总监、董秘这事,吴美女看起来不咋着急,但是监管机构捉鸡呀,年报问询函也问,监管函也发——奈何两年多,人家根本不care。

单纯看前几年盈利水平,印纪传媒绝对稳稳的白马股,这么优质的公司难道还招不到董秘和财总?风云君这里随便一个码字狗拉过去,水平都可以的呀,而且工资低,干活多,不抱怨,任使唤。

风云君暗自揣测,莫非有其他的问题?

二、套现减持记

在印纪传媒这出光怪陆离的大戏里,前台是美女总裁吴冰,背后则是实控人肖文革。

1、实控人肖文革套现录

借壳完成后,肖文革个人直接持有印纪传媒65.17%的股份,其控股99%的北京印纪华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上市公司12.78%的股份,也就是仅肖文革一人即持股77.82%。

按完成股权变更后印纪传媒股价走势估算,肖文革身家曾一度达到380亿元!

浮于表面的都是纸上富贵,揣进自己腰包的那才是真金白银!A股的散户不懂这个真理,但是A股的上市公司绝对是这个真理的发明者!

好不容易熬过了限售期,2018年,肖老板踏着清晨八九点钟的阳光,背上小竹篓,终于迎来了采摘的季节:

2月9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印纪传媒1.07亿股股份转让给了安信信托,获利13.6亿元,每股转让单价12.75元;

6月7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8,14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60%)和印纪华城持有的70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40%)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了自然人于晓非,每股转让单价11.8元,肖老板再次套现10.44亿元。

(右一位肖文革)

除此之外,2017年3月,肖文革所持股份还在限售期期间,印纪传媒就发布过一则关于豁免控股股东有关承诺事项及变更承诺的公告,将肖文革持有的上市公司10.50%的股份转让至其个人全资控股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印纪时代(天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此举应该是税务筹划,也可以理解为减持的前奏。

而对于印纪时代的股份锁定承诺,则去掉了“36个月锁定期届满后,每年转让上市公司股份不超过持股总数25%”的规定,也就是这10.50%的股份可以在2017年11月18日之后一次性转让!

风云君还奇怪怎么没转让或减持呢,一查,嗷,全部质押变现了!

根据choice公布的数据,公司前六大股东,除新进入的于晓非外,所持股份基本已全部质押,而最新的质押预警线为7.74元/股,也就是说所有这些股东所质押的股票均已跌破平仓线!!!

其中根据公司公告,肖文革股份质押融资的到期违约本金金额10.66亿元,北京印纪华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股份质押融资的到期违约本金金额为9.8亿元。

且7月31日公司还交代说,肖文革所持上市公司44.04%的股份均已被司法冻结!

公司称,被司法冻结的原因是肖文革为他人债务进行担保,债务人未能清偿到期债务,而关于该事项的债权人、债务人、担保金额、期限等具体信息——公司称经多次询问,肖文革未做出回复。

温馨提示一下,据说即将爆仓时,找人告自己一状说欠债,股份获得法院冻结,就可以阻止股票被平仓了。

这招灰常好用,一般人风云君不告诉他!

2、股东张彬减持史

忙于收获的不仅有肖老板,还有与肖老板一起创业的大股东张彬。

2016年底张彬就开始了减持之路,进入2017年底,张彬更是明显加快了减持的步伐,仅仅一个月内就5次减持!

根据Choice公开信息,风云君统计出张彬历次减持数据如下,累计减持3200万股,获利8.3亿元!

8.3亿元,对于现在年仅33岁的张彬来说,简直人生赢家!羡慕死风云君了……

而根据印纪传媒历史沿革,2010年7月,仅25的张彬较肖文革还要早4个月入股印纪传媒,在8月份,在肖文革还未进入前,这位年轻的帅哥就将现上市主体由东阳佳映更名为印纪传媒。而且,直至2014年借壳之前其长期任职于北京公交集团,之后便一直在印纪传媒担任监事一职。

这位除肖文革之外的第二大股东,怎么就没弄个董事职位呢?亦或是这背后有什么隐情吗?

要么,风云君就大胆地猜测一把,美国国籍的吴冰董事长与之或许有什么关联?

三、停牌逃难记

文章开头风云君提到,印纪传媒使用了停牌大法。

其实自2017年起,为减少交易所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印纪传媒每年都有半年的休息时间。

2017年4月17日,在公司股价经历三个跌停之后,印纪传媒公布了因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一晃半年,10月27日公司公告筹划了半年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终止了!

不过伴随着停牌期间的高送(转),公司股价在经历了一个跌停后就趋于了平稳。

停牌大法立竿见影,颇有成效!

2018年2月1日,就在公司公布了权益变动报告书,将肖文革所持有部分股份转让给安信信托后,公司股价应声跌停,收盘12.09元/股。

马上,公司又发布停牌公告(公司的意思是,咱家的股票就不能跌?一跌就停牌?),称肖文革及印纪华城部分质押股权已触及平仓线!

之后肖文革通过补充质押的方式暂时躲过此劫,同时公司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继续停牌!

这一停牌又是五个月,悠哉悠哉,任你外面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有了上次的教训,深交所这次也是急呀,一封又一封的关注函发着,电话打着,终于,公司在7月发布公告,再次“终止”了重大资产重组——或者说可能根本就没有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于是乎有了文章开头提到的跌跌不休事项。

四、财务分析

1、精准达标的业绩承诺

2018年8月2日,印纪传媒公布了2018年度半年报,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9.36%,仅为上年全年的17.85%;净利润同比下降93.57%,仅为上年全年的2.22%;扣非净利润则直接由上年全年的7.16亿元,变为亏损近5,000万元!

借壳上市以后,印纪传媒营业收入并未出现增长,2015年、2017年营业收入甚至均低于上一年,但持续走高的毛利率使印纪传媒利润稳步增长,直至2018年收入、利润均大幅骤减。

再对比上市之前,2012年、2013年收入及利润基本持平,上市当年2014年却一下突飞猛进,不禁让人质疑上市以后业绩数据的真实性水平。

对比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如下表所示,如此精准的完成业绩承诺,公司想必也是花费了一番力气的,哪怕再延伸一年,业绩承诺都不能达标!

——当然,也不能这么说,要业绩承诺是15-17年的话,相信上市公司也是会想方设法达标的。

2、滚雪球般的应收账款

利润越来越多,回款能力却越来越弱。

2011年至2018年上半年印纪传媒应收账款周转情况如下图所示:

截止至2018年6月30日,账面应收账款余额为21.43亿元。

按账龄列示,则会发现长账龄应收账款余额逐年增加,且2017年第一次出现三年以上应收账款,按发生时间推算发生年份为2014年,也就是业绩对赌第一年。

2014年当年应收账款前五名中,除广告客户一汽外,其余为西安金海洋文化影视广告有限公司和北京盛世今鸣广告有限公司。

西安金海洋影视广告有限公司工商查询结果:

北京盛世今鸣广告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查询结果:

而资产重组当时独立财务报告曾表示,公司客户主要为世界500强企业及国内外知名企业,2013年底应收账款前五名则全部是一汽大众、一汽马自达等汽车客车。

风云君认为,2014年西安金海洋影视广告有限公司及北京盛世今鸣广告有限公司交易的真实性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2015年、2016年应收账款前五名中除汽车客户外主要为影视公司,回款同样较为缓慢。

2017年起印纪传媒就不再公布前五名客户信息及应收账款信息。

3、存货减值计提不充分

2016年,印纪传媒存货价值较上年增加200.58%,主要为影视剧存货,2017年起,虽存货总价值变化不大,但存货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库存商品占比明显增加。

对比公司近几年披露的影视栏目存货,风云君发现不乏早已制作完成但迟迟未播出的电视剧,如存货价值为3860.71万元的《二毛驴从军记》,但公司对此并未计提减值准备。

4、诡异的其他应收款

2018年6月30日印纪传媒其他应收款和其他应付款明细如下图所示,其中其他应收款中的对外借出款项全部发生于2017年。

风云君实在是有点不解了,一方面欠债银行1个亿,发行债券筹款近4个亿,对外还借款4,428万,2017年披露各种延期付款的诉讼涉案金额1,274万元,为什么还要借出四千多万呢?

(2018年6月30日其他应收款明细)

(2018年6月30日其他应付款明细)

5、激增的预付款

2014年起印纪传媒预付款项变化如下图所示,截止至2018年6月30日已达8.53亿元。根据公司披露,预付款主要为预付电视剧制作投资款,其中一年以上金额为2.27亿元。

结束语

除上述事项外,风云君再为各位看官们简单列示以下几个小插曲:

1、2018年6月27日,公司发布了变更应收款项会计估计的公告。公司应收款项现状咱们也看到了,变更无外乎是对长账龄的应收款少计提点坏账准备。以2017年为基数测算,将增加净利润7458万元。

然而,刚过一个月,7月就取消了,理由是“经交易所问询后,公司还是觉得变更前的更合理”。

想想也真是个笑话,这要没个专业点的财务总监,还真不禁问!

2、2018年7月6日,公司公告,拟购买股东肖文革名下房产作为公司办公场所,评估价值6600万元。同样的,一番问询后终止了。另,该房产其实一直由印纪传媒向肖文革租赁作为办公场所,年租金1015.55 万元!

3、2018年停牌半年之久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虽与标的公司因未达成一致没完成,但已支付投资保证金2.5亿元,而拟收购对象镜尚传媒2017年度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 1.16亿元、净利润0.53 亿元、总资产 2.73亿元、净资产 1.17亿元。

另外,根据8月10日的最新公告,又有一名董事离职了。(作者 :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