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丰奥特:汽车零部件全球一体化整合期已到访万丰奥特控股集团董事长陈爱莲

记者:万丰如何做到汽车轮毂领域全球第一的?

陈爱莲:整体来讲改革开放30年,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应该说是非常迅猛的,速度非常快。各行各业的发展也非常快,汽车行业更快,应该说是惊人的速度。汽车零部件也随着汽车行业的发展而发展,因为零部件这个行业是汽车行业发展的基础。

截止去年年底,中国有汽车零部件厂家七千一百多家,其中有一千多家是外资的。中国汽车零部件创造的销售产值将近七千个亿,六千八百多亿,这是数字概念,贡献率是非常大的。创造盈利差不多有近五百个亿,出口的量比较多,占出口的12%左右。2001年左右,我们国家号召大量的产品出口,国家开始鼓励以后很多企业开始出口。从过去来看,汽车零部件培育的过程大概二三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现在这样的规模。

从我们万丰集团的自营业务来讲,零部件当中主要是铝合金轮毂。我们当时也是美洲、欧洲、亚洲去考察发达国家把先进的技术、先进的装备引进到国内。引进也是拿来主义,不是自主开发建设起来的。我们做汽车零部件也有十几年了,铝合金轮毂现在的规模是2500万件,面向两个市场,1000件是汽车铝合金轮毂,1500万件是摩托车铝合金轮毂,这个规模在全球来讲现在到目前为止是规模最大的。

经过那么多年的发展,到目前为止万丰也是中国的名牌出口的名牌,也是全国质量大奖单位之一,全国质量大奖做了七年,中国大概只有44家企业,是各行各业的,汽车零部件可能就是我们这一家,其它单位我不了解,一年评一次。

在这些年发展中,万丰从管理上也得到一定提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我们建立了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国家技术中心。国家技术中心我们大概是在第四批的时候通过认证的。

通过技术创新、通过国家技术中心,我们整合很多资源,特别是人力资源。人力资源尤其是技术人员要培育一个非常不容易,你去整合很多专家比如院士、博士、研究生都到我们公司为我们公司服务是非常好的。也有很多的大专院校2002年我们就与他们进行合作,像浙大、长春汽车学院、上海的几家高校,有国家技术中心这个平台进行基础合作。这个不是说天天来,有的是搞技术,有的是镁合金轮毂一个课题,国家专做镁合金轮毂的专家三到五位,一段时间来我们公司。通过这个平台,万丰整合了国内的各种专家资源。

我们同美国、欧洲合作也很长时间了。从OEM市场一步步提升推进,应该说六大体系从开始研发到为整车服务,大家的合作还是非常愉快的。我们也有人送到欧洲美国去,不仅同步开发服务还有管理学习,这样从理念上面进行对接,同我们的整机厂对接,从每个角度上提升产品。

做万丰到现在,我们自己感觉到做得很顺利,做得很快乐。这不是说长久成功而是阶段性的成功,在零部件当中大家都认为我们做的不错,我作为董事长来看觉得做得还是不够好,总体来讲还是围绕我们的规划来做的。

记者:金融危机之下汽车行业怎么应对?

陈爱莲:金融风波来了以后各行各业都有影响,对汽车行业的影响也是不可避免的。国际的汽车行业像美国影响很大,中国的汽车行业同样影响到了。我们的出口也是比较大的,国外合作也有,也有影响。

我们万丰出口零部件比较多,大概占百分之三四十的市值,去年的出口大概三亿美元。目前我们肯定受影响,四季度开始就已经有点影响。这个影响以市场和产品为计。一个企业不好不一定每个产品不好,一个企业里面有20个品种,可能有10个品种不好还有10个品种好。我们在做的过程当中应该说对有几个品种还不错。销售还是有影响的,但是影响不大。另外,销售的损失可以用其它国家市场进行弥补。寻找不是那么容易的,特性不一样,我们去年就开始规划了替代市场了。

汽车行业的影响带来汽车零部件的影响,这个影响可能有大有小。汽车零部件是制造业,是技术密集型、人员密集型的产业。几千个汽车零部件组成一辆车,这个产业要成型至少三到五年,形成规模要五到八年。中国零部件行业发展的时间本来不长,刚刚有点形成规模。在面临这样的危机时刻,整车生产过程当中的企业有很多因素,资金链不够要断裂,市场定单不够也要歇业,管理不善没有盈利也要关闭。这样一种状况在汽车零部件企业中当然会有,通过一轮一轮洗牌肯定有在洗牌当中牺牲的。

万丰在汽车零部件已经走过三次洗牌,每次洗牌我们都提升一次,我们最骄傲的地方就是在洗牌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成熟。不仅仅是我们,很多零部件都会形成这样的趋势,应该说它把握得比较好,在经营管理过程当中把握比较好,形势分析过程当中做得比较好,这样一来就有预防,有预见性。有了准备期肯定能够生存发展,不但能够生存发展,而且还能够提升自我。

这一轮的金融危机,我感到全球一体化的汽车零部件整合时期已经开始到来。真正什么时候整合比较好?对有准备的企业在明年的现在(即2009年冬)整合可能比较好,因为现在刚刚是进入冬天,我们说不是寒冬,明年可能这个时期更严冬一些,这是我们的分析和估计。通过这次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以后,整合的事态和力度比以往要强一些,接下来可持续发展的企业生命力也会更强。

记者:金融危机对于万丰具体有哪些影响?都是如何应对的?

陈爱莲:首先金融危机大家都很清楚,它不仅仅是汽车零部件企业,各行业凡是出口的企业都碰到这个问题。我们今年的盈利没有下降,原因就是我们做好了预备措施。

由于汇率原因,企业肯定会有很大的盈利下降。而我们应对的措施是远期结汇,我在同行里面还引导别人做。远期结汇当初也是我们的财务副总裁提出来的,经过研究以后,人民币不断升值,我们觉得并不清楚下一步会是怎样的趋势。公司财务专门有一个智囊团去研究,他们也没有预计到升值这么快。当时我们就考虑这种背景下就拍板让他们去做了。这样以来我们汇率损失全部补回来了,不但没有降低还有提升。在没有做远期结汇这项措施的话,企业的盈利最起码减掉1/3,去年到今年的盈利最起码减掉1/3。

原材料的问题我们有不同的方法,这块与OEM联动比较多,零售这块没有。大家风险共同担,盈利的下降幅度就不那么大了,可以把握我们计划和规划推进。

记者:万丰奥特在当前的背景下怎么去考虑投资和收购重组?

陈爱莲:我们上市以后投资了三个项目,两个项目是投资项目,一个项目我们自主的。 我们前年投资的两百万件的汽车铝合金轮毂为OEM市场配套的,另外还有四五百万件锻压项目,去年投资的,今年年底可以流水线全部装完。

收购重组目标企业要有基础才可以去收购,怎么样重组?重组的企业要有三个功能。

①目标企业的首要功能是要有市场。市场的情况和规划得好不好,比如现在金融危机来了可能有一点影响,这个影响一过了之后,有些方面很好阳光灿烂而且顺利生产,按照这个规划要考虑有市场这是第一。

②要有资金,如果没有资金的话肯定没办法。对于有资金的企业来说,本来一个项目投资两个亿,可能你一亿五千万或者两千万就整合了,对于企业的后一步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③要有管理能力。如果没有管理能力不可能把这个整合,整合的方式不一定仅仅是我们做铝合金轮毂,一定做成铝合金轮毂吗?不一定。汽车零部件那么多,几千种、几百种都可以去选择去整合,不仅仅是我们,我们的同行业也是一样的,其实是一个原理。

记者:现在很多浙江的民营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万丰目前的资金链情况怎么样?

陈爱莲:现在这个时期有很多企业都是资金链断裂,对于万丰来讲这是一个机遇,因为万丰资金非常充足。我们现在的资金在考察选项目。

记者:四个总经理在美国考察,有没有打算走出国门并购国外的企业?

陈爱莲:这个话题很敏感,现在我们主要是去考察,我们在2000年的时候就出口到美国市场,已经做了很多年。我们只是进行信息的考察而已,没有定。

印度来看,我们在印度的发展因为美洲不是很景气,我们去年下半年确定要进军发展中国家,印度在其中。印度、墨西哥的汽车工业发展成长还是比较快的,印度企业我们原先集团下面另外的产品给它们供应量是比较大的,所以到印度去的话,当地行业对万丰像国内一样熟悉,因为我们做了五年,不是汽车轮毂而是其它产品。

我们定下来也是因为印度成长也比较快,我们汽车零部件这块也和他们对接,他们到我们这里考察后希望我们到那里去设厂。设厂就要投资,但是我们不可能去投资,他们要求我们技术、品牌、管理三个输出,输出以后以我们持有股份作为投资。比如说他们提出来要我们占30%的股份,我们现在没有用钱去投资,而是用技术、品牌和无形资产去进行投资,在一个整车厂里占25%的股份。

很多企业是这样的,有整车厂也有零部件厂。我们公司之前也搞过汽车,很多人都知道的,只不过我们整合掉了。浙江有汽车厂的老总跟我说,你那个整合就是英明的决策,整合得非常成功,整合掉后你还有零部件还有投资还有机械装备。他感叹若他“整个一个汽车工厂被整合掉了,去吃什么饭?”

有很多汽车厂就只有一个零部件厂,零部件厂合资的这块用无形资产去合资的汽车零部件厂(而不是汽车整车厂),当然整车厂是一体的。我们集团有几块,投资方面有专门负责人在管。四个在美考察的总经理并非都是零部件厂的总经理,还有其它相关企业的。